本報特約評論員徐立凡
  一邊“東拉”,一邊“西進”,烏克蘭東部形勢能否因此得到徹底緩解?國家解體危機能否就此度過?答案是不能樂觀。
  簽訂臨時停火協議之後,烏克蘭迅即啟動了一系列解決當前危機的政治安排。16日,烏克蘭議會表決通過“特殊地位法”和“特赦法”,給予頓巴斯地區某些地方3年有限自治權,並赦免除犯重罪者之外的“頓涅茨克州和盧甘斯克州事件參與者”。同日,烏克蘭議會批准與歐盟的聯繫國協定,強調今後加入歐盟仍是烏克蘭的選擇。
  一邊“東拉”,一邊“西進”,烏克蘭東部形勢能否因此得到徹底緩解?國家解體危機能否就此度過?答案是不能樂觀。
  從現實層面看,基輔給予頓涅茨克州和盧甘斯克州一定的自治權,以消弭分裂傾向,是不得已的選擇。戰火燃燒以來的走勢表明,軍事解決東部危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儘管西方決定以成立戰略機動部隊等方式對基輔表示支持,但顯然,其作用主要是威懾性的而非軍事性的。在烏克蘭東部投入外部軍事力量,既缺乏政治程序的許可,也將引起更劇烈的、不可控的博弈,甚至可能影響到基輔的法理性。在這種形勢下,政治解決比軍事解決成本更小。給頓巴斯地區“特殊地位”,確實為烏克蘭東部與整個國家的重新融合提供了一種可能性。
  但是至少在現階段,政治解決的路徑還沒有打通。烏克蘭東部的戰火已經激發了強烈的分離傾向,在政府軍沒有獲得軍事優勢的情況下,僅靠有限的法律地位調整,無法消除分離情緒。烏克蘭東部民間武裝就表示,“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將實施完全自治,這一地區與烏克蘭再也沒有關係”,其決絕姿態表明,民間武裝仍在擔心,認同烏克蘭議會頒佈的兩部法,相當於認同基輔的政治主導地位。
  而且,這兩部法雖然具有現實和理性的一面,卻無法解決更深層面的問題:威斯特伐斯特條約以來,國家的定義已運用於世數百年。但是,面對共同體內民族之間的爭端如何行使國家權力,已經因為烏克蘭東部危機,引發不同的審視。克裡米亞回歸俄羅斯,似乎為烏克蘭東部俄羅斯族人的分離,提供了“法理性”。
  更關鍵的是,烏克蘭議會批准與歐盟的聯繫國協定,有可能導致事態進一步複雜化。此前,俄羅斯已明確表態無意介入烏克蘭東部事務,但會高度關註烏克蘭能否保持中立。批准與歐盟的聯繫國協定本身,表明瞭烏克蘭西進戰略的確立。由此,又帶出了北約東擴導致俄羅斯出現安全焦慮的問題。顯然,這是俄羅斯不願意看到的前景。
  可以說,儘管“東拉西進”是基於烏克蘭安全形勢的選擇,卻沒有弱化烏克蘭東部危機的生成和發展因素,反而有可能強化這些因素。因此,烏克蘭東部局勢仍將在動蕩和間歇性寧靜中徘徊。  (原標題:烏克蘭“東拉西進”戰略前景不樂觀)
創作者介紹

愛的宣言

qh62qhimm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